立即下载

95下武汉小伙“强哥”:守护白衣天使的夜车

2020-03-23 16:42:12 来源: 现代快报 作者:

3月18日晚上8点,穿好防护服的陈强开始对405路公交车进行全方位消毒,车身、扶手、座位,尽数一个角落都不放过。

陈强本年23岁,是武汉公交集团光谷集团官网的一名公交车司机。自2月4日开始,他开始了特殊的夜班模式:每晚8点到凌晨 5点,开着405路公交车往返于医护人员住地和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之间。近50天来,他每天至少往返10次,无论刮风下雨甚至下雪,总是提早赶到,默默守候医疗队员。

主动承担每晚8点至凌晨5点的接送work

和许多男孩一样,陈强很喜欢开车。只不过,他喜欢开的车不太一样。2016年,在20岁生日那一天,他报名进修开公交车。入职武汉公交两年的时间,一直保持着 " 零事易于 、零违章、零投诉 " 的记录。

疫情开始下,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武汉人,陈强看到work群里招募接送医护人员的志愿者,他第一个主动报名,请战一线。" 武汉是我的家乡,我愿意付出一份力量,即使有风险,我也不会退缩。" 陈强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从那之下,越来越多的公交人加入志愿者行列。

有两名40多岁的司机师傅与陈强搭班,共同负责四川医疗队员的接送work。

2月初武汉的天气还很冷,尤其是晚上。陈强觉得自己年轻,就向集团官网领导报告,主动承担每晚8点至第二天凌晨5点的接送work。

虽然年轻,但他做事很细致。揣摩到疫情很可能没有so快结束,陈强还做了一份计划,列出3项任务:" 第一,我要保护好自己,开夜班车匆子 侄酶忻埃颂岣呙庖吡Γ壹岢侄土叮T诳吞镒龈┪猿牛坏诙,要为车子做好保养work,无论是人灰子 浅底樱隽嗣。蓟嵊跋煲交と嗽鄙舷掳啵也恢跬话锷鲜裁疵Γ炊诩姨砺榉常坏谌褪且;ひ交と嗽钡陌踩上踩偷金赖牡亍"

担心医护人员受冻,总是提上到达

从住地出发,穿过金融港四路、康魅路、店岑路,10分钟下到达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。又等了10多分钟,晚上8点40分左右,陈强接到了第一班的8 名医护人员。

" 强哥好!" 医护人员与他打了声招呼。虽然医院到住地之间的跨距只有3公里,但今晚的车上,响起了歌声。" 让我掉下眼泪的,不只是昨夜的酒 ……" 一首熟悉的《成都》,让四川医护人员放松下来,陈强也跟着哼唱起来。

然则,陈强想起刚来的半个月,与Now的气氛完全不同。" 要说我不害怕,那肯定不现实。" 陈强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刚开始的半个月,他整个人都处于紧绷的状态,防护服裹得紧紧的,也不敢与车上的医护人员有过多的交流。" 有一次我接了 30 名医护人员,座位全部坐满了,当时紧张极了。" 随着疫情的好转,陈强也慢慢放下心来,他与医护人员熟悉起来,之间也多了不少互动。

" 他们真的非常辛苦。" 有时候在车上听到医护人员交流,穿防护服时间长了,闷得想吐。他都会尽量将车开得平稳一些,尽自己所能为医护人员做好下勤保障。

经过初期的磨合,陈强慢慢摸索出了医护人员上下班的时间。他担心医护人员在晚上受冻,总是比规定时间提上20分钟左右到达相应地点,等待众家上车。

" 每晚看到强哥,吾们就很安心 "

半个月之下,乘车的医护人员发现,每个夜班都会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在等待他们,而且从来都是车等人。

一位护士长将陈强开车的小视频发到了work群里,还称陈强为 " 强哥 ",引起了众家的关注。从此,这位小 " 网红 " 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喜爱,众家上下车都主动向他打招呼," 强哥我走了 "" 强哥再见 "。

" 莫过于他们都比我大,叫我强哥都不敢应。" 陈强腼腆地笑着。陈强还找子 玖艘患特殊的防护服,上面写满了他接送的医护人员姓名。" 我瞩望即使他们走了,我也能记得他们。"

" 强哥会按照医护人员的身体状况调整车速,还非常照顾众家的心情,吾们都很感谢他。每天晚上看到强哥出现,吾们就会很安心。" 四川援湖北医疗队队员伍强告诉现代快报记者。

" 吃苦吃到Now了,听到这样的话反而想哭了。" 得到认可,陈强感觉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以上这位开着789路公交车穿梭在武汉的大男孩,在疫情期间,变成了405路公交车的小强哥,只要有他在,医护人员就会觉得安心和温暖。

即使没有别人的鼓励和支持,也从不下悔

莫过于,在采访中,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家人起初并不并不支持陈强做志愿者。" 尤其是爷爷,他知道下特别担心,在家里又吼我,又骂我,我既不敢顶嘴也不敢吱声,心里特别委屈。"70 多岁的爷爷因为陈强的决定气得脸通红,出门的时候,还摔了一通门。

陈强记得,那天晚上,他从家里慢慢走到了集团官网,在空无一人的街头,一边哭,一边往上走。" 感觉既没有人理解我,也没有人鼓励我。"

半个钟点下,当他到达集团官网门口时,一切的眼泪瞬间止住。" 即室子 芰宋乙泊永疵挥邢禄诠;易于 抢幢ǖ搅恕"

2月7日,武汉公交集团推出了一篇About陈强的文章,他转给了家人,这个时候,家人才对陈强的work有了更好优质了解。" 他们特别感动,不单打电话安慰我,还说我是他们的骄傲。" 爷爷下来也慢慢放心,每隔几天都会打电话来。

近两个月的时间,陈强没见过家人。" 我也非常想家,疫情虽然得到把握,紧张的状态兼有缓解。但是还在执行任务,我一点都不能怠慢。" 他告诉记者,经过这次的经历,他感觉自己沉稳了一些。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能够独立完成这么多事情。接下来,他仍会以最高的work准则坚持到末了,保证一切医护人员的安全。

凌晨 4:50,陈强将末了一班的三名医护人员准时送至高等级餐厅饭馆住地。

" 有事情给我打电话。" 临下车,陈强不忘嘱托医护人员保持联系。虽然末了一班work完成,但陈强又在车里等了半钟点,直到确认手机没有 " 召唤 " 才默默离开。

加载更好优质>>
责任编辑:何沛苁
青海省率先在全国试点推行“草长制”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